改革开放的精力从未褪色—— 三代企业家眼中的深圳

他们敢为人先、勇立潮头;他们筚路蓝缕、开辟进取。

将近40年时间,一代代创业者奔赴深圳,在这片实验田中寻找自己的人生坐标。

他们与特区同呼吸,共甘苦,一同展翅腾飞。

岁月沧桑,韶光沉淀出最深的记忆。

勇气、环境、立异———三代深圳企业家勾勒着自己眼中的特区。

深房创建者骆锦星:敢闯敢试改天换地

骆锦星从惠阳调往深圳时已年过不惑,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亲历土地“第一拍”。

1979年3月,宝安县改为深圳市,骆锦星和其他调往深圳的人被拉到宝安党校的新园款待所,几十人住进两个大房间。

因为有邮电工作的阅历,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去邮电局任职,成果让他大出意料,被录用为房管局副局长抓基建。

他的第一个使命是,10月份前,建好500套干部宿舍。

对这个当时还被一些人念成“深川”的当地,骆锦星的印象是,臭水沟多,“苍蝇满天飞,蚊子一抓一大把。”

1980年1月,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公司建立,骆锦星兼任主管,“5个人,5万元资金,外加四部旧单车”。不久,内地第一个商品房小区“东湖丽苑”由深房开工建设。

深房采纳“补偿交易”合作方式,在操作中逐渐演化出外商独资、直接收取土地使用费的做法,引发了社会轰动。

“逼上梁山。我们都想干事,想尽快把特区的模子搭起来,这就得尝试,就得打破。”骆锦星说。

1984年的深圳已由小渔村变成吊塔林立的大工地,当时的“中国第一高楼”深圳国际交易中心大厦正在迅速“长高”,创始“三天一层楼”的深圳速度。

敢闯敢试,时间就是金钱,功率就是生命。

骆锦星人生中的另外一次“高光时刻”在1987年12月1日。他代表深房以超出底价300多万元的价格竞得深圳水库旁的一个地块。

“525万一次,525万两次,525万三次。”内地土地拍卖的“第一槌”重重地敲下。

第二年,通过修正的法令规则,土地的使用权可以转让。

不久后,在“第一拍”的土地上,东晓花园建成,买房的人排成了长龙,悉数楼盘售完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。

1993年,深房完成股份制改造,9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。

本年已83岁的骆锦星早在1997年就从深房总主管的方位上退下。他仍然明晰地记得那段岁月,无数的企业创建,无数的企业倒下,又有没有数的企业复兴来。没有人惧怕,整个深圳都像在燃烧。

骆锦星记得,深房有过一面市里颁发的奖旗,上面写着“敢为全国先”。

第一个打破均匀主义“大锅饭”工资准则、第一家由企业集团兴办的银行、第一家股份制保险公司、第一家外汇调剂中心、内地第一个法人义工组织……打破重重禁闭,深圳诞生了近千个“国内第一”。